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配资助手 配资助手

我30多岁的时候,还告诉我的兄弟姐妹,不要进入股市,他们确实没有进入股市,而我在07年时,突发奇想想进入股市,跟老婆商量与08年一月底进入股市,那年51周岁,就想学习一下,提前适应一下心里压力,进去后,有开始收入的快乐,有汶川地震期的,自己股票保利地产,上午收入6个点没卖,下午追悼会股票跌停赔10个点,一进一出16个点没了立冬吃饺子的由来第一财经主持人。更为让自己难受的是,09年春节前满仓,账面亏损达53%,年都没有过好大病一场,年后,开始查找自己被套的原因,逐渐知道应该买强势股,手里没有多余的钱,只得把手里的保利地产,忍痛割卖100股,用着100股的钱,买强势股,从100挣几十块钱,到后来100都能挣涨停板。这样反复操作,盈利一定时就根据情况卖出,同时我随时注意我割肉的股票,有钱时做T+0,把我的股票做解套卖掉,继续买强势股,经过一段时间的操作,09年5月账面转红开始盈利。其实,炒股,不要贪,不要听人家的,要学会自己分析研究,不要违背市场操作,股市的知识就在盘面上,不要要求自己什么都知道,结合市场,只要会几种方法就行,不求大,只求自己不赔盈利即可。

一个财经主持人的挣扎与坚持丨人物深度·主持人来啦

“让我做3小时进博会直播我没问题虚拟股票游戏第一财经主持人,让我3小时直播卖东西,我做不来......”

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你以为只是带个货吗第一财经主持人?也许你的一句话,你就救了一个厂,还有它所有的员工300034。”

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车载导航仪发出了“目的地到达”的提示音第一财经主持人,严丹从迷糊中猛然惊醒。“是这里下吗?”丈夫指着高架右边的虹桥航站楼问。“我不确定”,严丹有些焦虑的回答, “我必须亲眼看一下商场,再熟悉一下那里的商品。不确定的事简直太多了。”

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此时距离她第一次网上“直播带货”只剩下三天时间。

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路过海关》

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4月27日傍晚,严丹“探路”直播地点时拍摄

第一财经主持人:为什么买股票中会有老人?

1. “新闻主播去带货,我妈都不信我”

2020年已经是严丹担任第一财经广播早新闻主播的第十个年头。作为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媒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英语节目方向)的优秀毕业生,她起步于上海一家门户新闻网站,多年来,主持过的话题深深浅浅,但大多都是正襟危坐的政务访谈,即便涉及推介产品,也不过是一笔带过,经验着实算不得多。

“上海广播55位主持人助力五五购物节”是个新项目,Titile乍一看并不“超纲”,但随着团队进度日益明晰,严丹却成了“最早打退堂鼓”的那个人。

“我记得很清楚,四月头上跟我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我们要走进田间地头,走到商场里去’。一开始,我心理上有障碍——我压根没想清楚我能干什么。”严丹说,她先找了母亲谈心,“连我妈都不信我。她说你有那个气质吗?叫我别给人搞砸了。”

很少有员工会像严丹一样直接在会议室里当众和项目组大声辩论。“做进博会大直播不也是和企业打交道,介绍各种产品吗?”项目领导问。

严丹脱口而出:“您让我做三小时进博会直播没问题,我熟。但播三小时卖东西,我觉得我真不行......”

“当时我觉得没法儿把两件事情统一起来,我从内心深处就是抗拒的”,严丹回忆着。

后来冷静下来,严丹“捋顺”了这个“心里的问题”。她说自己从没觉得科班出身有什么身段,也不是自命清高谈不得钱,只是觉得“新闻主播”和“带货主播”不管是从起点还是塑造上来说根本就是两种人设,他们在IP价值的打磨和镜头分寸的拿捏上也完全不同。

2. “做任何事情之前,让我们先活下来”

后来严丹和频率总监谈了一次。

“你不要总觉得我们‘带货’只是一个商业的推销行为。”总监告诉她,“其实你是在做一件公益的事。”

2020年初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可以说是空前的,全国性的消费停滞和商业凋敝,持续影响着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产能断层和供需短缺,加上现有库存的积压滞销,足以让一个规模大厂因资金链断裂而无以为继。

这个层面上,无论是内需还是外贸,都需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去努力推动起来。

“你知道现在很多人,疫情在家休息着,忽然就看到工作群里来了一句‘不用去上班了,公司倒闭了’,你能想像吗?这样的事竟然真实地发生了。你以为你只是‘带个货’的吗?你是在‘挺’复工复产啊!”总监说,“媒体是有社会责任的。 也许你的一句话,人家的库存就卖出去了,你就救了一个厂,还有它所有的员工。”

严丹形容那天的自己“忽然开窍了”。

那个原来“捋顺的问题”,这次是“彻底想通”了——

“新闻报纸、杂志、广播、电视……这些都是传统的传媒行业。对于消费者来说,刊载其上的广告蕴含了这些媒体机构的信誉背书。如果有个听众听了咱们第一财经广播播出的广告,去买了相应的商品,也是因为他信赖‘第一财经广播’的商誉——传统媒体的信誉。传统媒体要活下去,需要广告;广告卖产品,需要背书。你得让大家都有口饭吃。”

实业人面对复工复产有各种问题,传统媒体又何尝不是?广播要走更远,无非是以它的传播能力、影响力和社会责任感,在最大允许范围内交付质、量合规的真实内容,从而赋予自身全新的变现能力。

“不管是做传统的几分钟片花广告,还是全新的‘主持人直播带货’的节目,在信用层面本质并无不同。毕竟,在做任何有想象力的事情之前,我们先得活下来。”严丹说。

3. “带上儿子臭鞋去直播,我的痛点也是别人的”

后来,那位和严丹辩论过的项目组领导公开表扬了她,说她是那个“反对声音最响,问题最多,干起活来却积极主动,创意够多的主持人。”被表扬的那一刻,严丹是完全没听见的,因为她正拽着老公自驾在通往直播地“虹桥品汇”的路上。

虹桥机场边的高架道弯弯绕绕,他们找了一个多小时,期间她甚至睡着了——疲倦和压力一直都在。

“就4月28号安排半天彩排一次,30号晚上六点就要开播了,我是第一个上的,时间真的太紧了。我让全家都动员了起来。”

开播倒计时3天,严丹在家“自备直播道具”

严丹说,她没有玩过抖音,现在有了个ID叫“财迷小姐”。“手机摆在桌上录像太糊,加上花里胡哨特效太吵。好容易网购了个支架,拍了段一分多钟的视频,结果剪辑的同事嫌太长。我说你不能加速,也不能剪掉,连我自己都听不清在说什么的内容,还让网友怎么买?”

后来,这个视频,严丹反复拍了好几遍。

严丹的老公认为现在他不仅仅是家里的车夫,还必须充当“临时搬运工”,负责把家里擦了一半的锅碗瓢盆、煮牛排的铸铁板、各种纸巾抹布甚至孩子的一双臭球鞋全都带到直播地。

严丹说,这些东西只是“冰山的一角”

“你真的打算在线表演洗鞋煮牛排吗?”老公问她。“我的痛点也是别人的,用过心里才有底,才能推荐”,严丹回答。

配音、电竞、视频、下厨,全能财经男主播转型带货:坎?我心里没有的 | 人物深度·主持人来啦

如果不是电台主播,“带货”我可能撒开了去做 | 人物深度·主持人来啦

作者:唐漪薇、王俊稷

编辑:杨燊

监制:魏雪雯

声明:本文系“第一财经广播”微信公众号独家内容,转载前请联系后台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