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通信股票:中兴通讯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有8亿

 金融平台 配资网

长江通信股票:中兴通讯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有8亿多元,在未来5G竞争中,它能绝地反击吗?

5G通信设备的龙头是华为长江通信股票。如果全球看,也许爱立信和诺基亚也是不可小视的对手。但是在国内,华为拥有技术优势。三颗芯片决定了华为的地位,基站上的天罡,基带上的巴龙,处理器麒麟。这三颗芯片并不是很完美,比如基站这一端华为应该还需要进口大量的芯片。但是在芯片领域,有和没有,是有区别的。

同样是受制于美国的全球通信战略,其实中兴通讯和华为的差距也很明显。至今,华为虽然也丢失了市场份额,但是只要不进入美国市场,其技术依然可以在欧洲或者其他国家使用,比如英国同意给予非核心订单,比如德国也在权衡,因为不用华为,意味着延迟5G,而意大利和法国并没有明确的态度反应。美国对于纠结于华为的盟友,最近也抛出了威胁长江通信股票:“如果使用华为,就不再和该国家情报共享。”你看,对中兴通讯只要禁运芯片即可,对待华为需要外交和政治施压。这并不是同一个等级,所以中兴通讯和华为技术上差的比较远。

但是长江通信股票,中兴通讯是资本市场的最佳选择。华为不上市。对于投资人,虽然中兴通讯和华为有差距,但是在A股,或者说在多个资本市场,中兴通讯依然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对于5G,中兴通讯国内除了华为,基本没有第二个对手。

国内排位中兴通讯之后的是中国信科,其核心围绕有线通信,下属有烽火通信,光讯通信,理工光科长江通信股票、长江通信,另一条持股线有大唐电信和高鸿股份。中国信科如果所有企业捏起来,大约是500-600亿的营收。但是其结构较为松散,再加上5G的投资焦点是基站,核心网提升有需求,但是占比不大。连带大唐电信多年反复ST,无论从全球端,还是从国内市场看,都和中兴通讯有巨大而明显的差距。2018年中兴通讯内忧外患,营收也850多亿。而2017中兴通讯曾超过1000亿。

中兴通讯未来的关键长江通信股票,在于其监察员制度能否起到背书的作用。能不能帮助中兴通讯在进入其他国家通信市场的时候降低和减少壁垒(被人盯着,并非坏事)。现阶段看,这些壁垒还是存在的,虽然交了罚款,补充了国外监察员,但是国企的身份也足以造成一大堆走出去的阻力。这些阻力在一带一路国家比较小,而在欧美发达国家比较大。

中兴通讯无需担心国内5G建设的订单,但是对于国外市场,其必须想办法获得更多的信任。最好的办法是国资退出,当然,这是不可行的。那么利用好监察员体系就成为中兴再次进入国际通信市场的关键,也就是说,在对手目光下保持透明,从而力图提高ESG评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更高的评价)。中美之间如果可以达成贸易协议,那么中兴通讯很多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个人不同意两个观点:其一是有人指责中兴通讯委曲求全论。这类观点大多数有点“事后诸葛亮”。有芯片和没芯片是有区别的,芯片并不是一腔热血就能够有的,第一颗芯片的成本上百亿美元,第二颗却只要几美元。所以在芯片设计领域是有巨大风险的。国企在这方面容错能力本身就不强,如果100亿投入搞芯片失败了,任何一个职业经理人我想都是难以背负的。而中兴通讯妥协是那个阶段唯一可行的方案。

其二是中兴通讯和华为不用出海,国内搞搞好了。闭门造车是不可取的,这容易让我们脱离真正的需求。假设我们走了技术路线1,达到了速度,延时,流量。结果国外新产生的热门应用并不兼容呢?所以通信,作为一种链接人财物和信息的行业,必须融入到世界性的技术体系。你承包了5G的建设,那么当6G来临,他们依然要依赖和参考你的技术。未来标准上就有更大的话语权。华为的polar码投入并非是单个企业的,而是中国很多通信人合力推进的结果,虽然只是一小步,但是足以影响华为在国际通信设备竞争上的纵深。

世事并非只有对错,我们只希望做出相对较好的选择。中兴通讯还能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是这得依赖和仰仗他们的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