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网科,万达旗下的飞凡网为什么失败了?

 股票方法 配资网

彭博社5月29日消息万达网科:

万达旗下的飞凡网为什么失败了?

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最后一批裁员即将完成,裁员完成后,剩余原万达网科员工约300人将会去万达网科和腾讯系高朋科技成立的新公司。据报道,除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的刘允还在网科之外,万科网科副总裁赵瑞安万达网科、徐辉均已离职。2018年1月20日起,万达网科业务全部停止,仅剩收尾工作。万达的网络集团也不再作为单独业务集团存在。

万达旗下的飞凡网为什么失败了?

之前的媒体的消息显示1月20日起万达网科,万达网科开始裁员,裁员比例达到了95%。由原先的6000人裁撤到300人。愿意转岗的员工可以转到万达的其它部门就职,不愿意转岗的员工自愿离职。

万达旗下的飞凡网为什么失败了?

据万达官网的消息,万达科技集团旗下拥有飞凡信息,快钱支付,征信,网络信贷,大数据等公司万达网科。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万达科技集团这个模式是照搬了蚂蚁金服的整体构架。想在移动支付,线下消费,网络信贷领域多方发力。做成第二个支付宝。

但据我看的资料万达网科,万达网科只是在飞凡网(主营电商业务)有实实在在在做。其他的部门实际上只是搭好了框架,还未来得及实施。

对于万达网科的失败,王首富在公开场合曾经有这么一段话:

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万达网络科技负责人)太多的钱,我跟一些企业家讨论,他们说当初网科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看来钱不能给得太多。

万达集团为万达飞凡烧了多少钱?

我在网上没有找到确实的数字,在2014年的创立之初时候王首富曾经放下豪言要投资50亿。在之后的三年中估计烧了大十几个亿。到了2017年,王首富只来了句“2017年,飞凡要在运营推广方面有突破,明年要盈利,2020年要利润过百亿。”却没给万达飞凡投多少钱。

王首富都不想玩了,等待飞凡的只有裁员解散一条路了。

超豪华管理团队

2016年10月3日,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简称万达网科)在上海宣布成立,由原万达金融集团总裁曲德君担任总裁一职。次年2月,万达网科管理团队开始组建。 新上任的几位位高管均为谷歌、微软、VISA等大型企业的高管:

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杨晓松 ,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

副总裁徐辉,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

总裁助理王济涛分管人力资源行政中心,曾任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

coo梁嘉声,曾任PayPal中国区首席财务官

万达飞凡的首任CEO 龚义涛,曾任Google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在飞凡期间年薪200万。

飞凡集团的后两任CEO,董策和李进岭的年薪分别达到了400万和800万。

万达网科对于人才的引进以及待遇还是非常慷慨的。

打造线上线下的闭环消费,发展垂直电商 飞凡的战略制定没有问题

虽然三年时间内换了三任CEO,但不得不说飞凡的战略方针和当时的时机都不错。2013年首任CEO龚义涛,花了几个亿做了垂直电商网站万汇网。按照现在的总结明显是踩对了风口。当时的小红书,聚美优品和蘑菇街都是踩着这波垂直电商的风口起来的。

之后2016年 800万年薪的李进岭入职时,提出了实体+互联网的战略。具体是以万达广场等万达线下的实体业务为依托,线上与线下结合。以给万达广场的中小商家提供统一快捷的pos服务为切入点。收集全国万达广场的交易数据,深挖会员消费行为。利用这些数据和飞凡APP集合,就可以加强线上和线下场景的融合,提升用户购物体验。打造自己的闭环消费。

就在同年,10月13日的云栖大会上。马云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万达飞凡这一次又一脚踩在了风口上。

然而不断赌对风口的万达飞凡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既然战略制定都没有问题,那么只能说输在了执行上。

看过了各方面资料以后,我只能笑叹到:万达的确是一家没有互联网公司基因的企业。涉足互联网业务必败无疑。这和王首富认为的钱多钱少都没有太多关系。

一.万达飞凡APP的体验不好

笔者曾经下载试用过飞凡APP,以下纯是个人体验:

首先,体积非常庞大——74M。

申请的系统权限非常多——15种权限。

安装完毕以后进入界面,内容非常庞杂。大有拳打美团,脚踢微信,剑指支付宝的意思。作为万达旗下的APP。把战略做的大一些没问题。但你总要给顾客一个用你的理由吧:用户用美团是为了购物,用微信是为了社交,用支付宝是为了支付,用飞凡APP是为了……通通?

事实证明,烧了十几亿做出来的一个飞凡APP,坐拥这全国约130多座万达广场的的客流资源。却迟迟没有做不上百万月活用户级别。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战术上的彻底失败。

二.但对于互联网企业的灵活性和执行力,万达是很难做到的

对于这点首任CEO龚义涛就说过:“在万达,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一项业务的开拓,在互联网公司里可能就是开个会高层和投资人碰个面,确定一下项目的投入就可以实施了。接下来就是召集技术人员设立相关的项目团队。

而在万达飞凡一项业务的开展需要走以下的流程:写一个前景可信性报告交飞凡高层——飞凡高层基本同意—— 指定具体的操作方案,资金预算继续向上层报告。——飞凡上高层找王健林批示(王首富很忙的,得等)——批示同意后再找万达金融申请项目款项,等待拨付——拨付完毕后再开始组建队伍上马节目。 我估计整个流程走完最快也是三四个月以后的事情,黄花菜都凉了。

这也是万达飞凡三任CEO都干不满一年的直接原因。在万达他们就像在天宫里当差的孙猴子一样不自在。

三.万达也并不具备做互联网和科技型企业的决心

互联网企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公司成长初期纯在做规模扩张。这个过程是一个烧钱的过程。所以每一家能活到今天的互联网企业都是九死一生。著名的电商业巨头亚马逊亏损了二十年才开始盈利,刚开始做淘宝的时候马云就声称:十年之内不打算赚钱。

这种烧钱做规模的互联网企业打法,在一家传统的集团公司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万达万科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其一年的费用支出就超过十亿元。对于王健林来说,不赚钱就是最大的问题。

根据36氪消息,万达,腾讯和高朋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新成立公司将注入万达网科公司原飞凡等部分业务。万达集团在新成立公司中占股51%,腾讯占股42.48%,高朋占股6.52%

万达集团的核心竞争力是低价拿地,盖楼,并且利用土地资源的优势。可以在线下开出万达广场之类的商业项目,聚拢线下的流量。

但是很明显的看出,万达集团的企业文化是不适宜科技公司生存的。所以主导线上业务的科技公司如何能做到不被万达母公司限制,又能和万达的线下业务紧密的契合。就是摆在王首富面前的一道难题。

目前看来利用万达的资金去入股,并购一些现有的具有科技基因的公司,以扩充资金的线上优势。是一条比较可行之路。

不过有个数字还是让我有点不好的预感:就是万达集团在新成立公司中占股51%……

但愿这51%不会让新科技公司走上飞凡的老路。